猎人之卡金的玉

猎人之卡金的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11:44:06

最新章节: 莫老五喊着:“准备好,凯特。一,二,三。”凯特开始快速为身体存储氧气,然后莫老五疯狂的吸气。随着莫老五的呼吸,凯特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然后凯特憋住呼吸。莫老五还在不停的吸气,然后吐出二氧化碳。由于莫老五不是为了潜水而呼吸,只是单纯为了消耗氧气,所以呼吸起来毫无顾忌,这让他消耗氧气变得越来越快。比

第三十八章 绝杀X重置

“小杰和奇犽走的很快啊,居然没迷路……好吧,差点忘了,奇犽现在很厉害了,放电的威力不错啊,看起来没有用多少念,初步推测,奇犽修行五年,大概积累了四年的念总量,有揍敌客家的培养,可能远远强过我印象中的阴兽了!当然,阴兽那群家伙很少一起钻研训练,但是念总量一直在积累,也不至于太差……大概……也许……有点长进吧。”

“嗯,好了,接下来关注一下西索,果然还是在屠杀参赛者,还是一边调戏一边杀,变态。”

“酷拉皮卡和雷欧力,没有什么特殊的,跟记忆里差距不大。”

“伊尔迷,速度很快啊,要赶上萨次考官了,不能让他这么快到达目的地!必须行动了!”

阿里斯托克斯主要分析了下目前的情况,伊尔迷似乎在很紧张的赶路,莫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阿里斯托克斯本来就移动很快,所以很迅速靠近了伊尔迷一百米左右。

“按照一般高手的圆,应该达不到这个范围,所以是时候攻击了。”

阿里斯托克斯手里出现了一柄飞刀:具现化能力。

这把飞刀跟以前阿里斯托克斯小时候记忆中飞刀一模一样。

那个时候卡修托尔经常一边往上抛飞刀,然后把嘴巴两边的疤拉的长长的,发出“库嘻嘻嘻嘻”的笑声,

“跟你说过,师傅,别总是这么笑,很像那种活不过几集的反派,非是不听。现在好了,还要我给你报仇。”阿里斯托克斯虽然想起了以前的说笑,但是面容却无比的寒冷,目光却又很平静,不能发出一点点杀气。

“收敛杀气,我在海上想到的暗杀伊尔迷最有用的一招!在一百米外,几乎不发杀气的进行致命一击!”

“嗖!”

伊尔迷倒地。

阿里斯托克斯没有靠近。因为,具象化飞刀的念,没有被磨灭,说明飞刀没有造成伤口。

五年的苦修,具现化能力之一:

“飞刀手的遗愿”:只要在“圆”,或者变形后的“圆”感知范围内,只要被“无杀气的攻击”锁定,必定被念飞刀击中。

之二:“无杀气的攻击”,一旦处于“圆”,或者变形后的“圆”感知范围内,就可以被念能力使用者瞄准进行一次磨灭杀气的攻击。

誓约:以上条件严格满足后。无视对方念能力,直接攻击肉体。

制约:只有被“圆”或者被变形后的“圆”感知到的目标,同时对方的身体必须接触到施术者的念,才可以被念飞刀攻击,如果使用念飞刀时,没有打开“圆”或者变形后的“圆”,或者没有被施术者的念沾染过,那么念飞刀绝对无法对敌人造成伤害。

也就是说,伊尔迷在这个浓雾里面,没有被雾气碰到过,因为雾气里面有阿里斯托克斯的念,所以没有造成伤害,就意味着对方没有接触雾!

“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伊尔迷一开始就已经使用念能力将身体与雾气隔离开来!但是,他怎么可能预料雾气的古怪?又为什么会一直使用念保护全身?明显就是在防备我的偷袭!还有,就是我到底哪里露出了马脚?”

阿里斯托克斯在一百米开外很不解,本来以为必杀的一击,没有成功。

“不过。看来只能放弃偷袭了,直接上吧!”阿里斯托克斯瞬间就改变了主意。

此时伊尔迷又从地上站起来了。对着阿里斯托克斯的方向,说:“好了,没有骗到你,你准备怎么办呢?暗中的杀手?”

“不怎么办,只好正面杀你。”阿里斯托克斯罕见的说话了,以前阿里斯托克斯觉得战斗不多话,多话必定死,除非开外挂。

但是现在,认为,有时候说话也是战术。

“咔咔咔,咔,你是……谁?”伊尔迷转动他那个像机器人一样的脑袋,似乎对阿里斯托克斯有点眼熟,只是想不太起来了。

“准备杀死有潜力的猎人的人。”阿里斯托克斯语气很平淡,“你是第一个,然后是,白头发的小鬼,他应该也是很有潜力的。”

“嗖!”一只念钉飞向阿里斯托克斯的头,动作非常迅速。

“很生气?”阿里斯托克斯,知道面前的弟控,肯定会因为奇犽有情绪波动。

阿里斯托克斯很轻松的躲过了念钉。

念能力者战斗最禁忌就是触摸到对方的任何物品,所以阿里斯托克斯不准备沾染念钉,说不定上次死在伊尔迷手里,跟这个有一定关系。

阿里斯托克斯在漫长的修行中可是详细的分析了上次与伊尔迷厮杀的过程。

有可能造成失败的原因:

1.跟对方对话说出了有关自己的真实性情报。

2.触摸了对方的念钉。

3.打斗过程中肉体直接接触到了与伊尔迷念能力发动有关的位置。

4.伊尔迷主动发起攻击,可能是伊尔迷能力发动的条件之一。

5.伊尔迷的表情,有重要意义,伊尔迷不可以随意表现表情。

以上,暂时就是阿里斯托克斯特别注意的五点要素。所以这次,阿里斯托克斯准备一一针对!

所以念能力者一般不会让自己的能力被别人摸清楚,一旦清楚了,就容易被针对,这个更加说明,伊尔迷上次说的一大堆条件,只是为了掩盖真正的条件!说不定真正的条件相当单一,或者相当隐蔽,但是肯定,必须要说出来某些关键的东西。

“咔……咔咔……所以,咔咔,你是敌人……”伊尔迷还是没有表现出早就做好准备的样子,似乎想迷惑阿里斯托克斯,让阿里认为他伊尔迷只是突然做出的反应而已。

“装蒜!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我的杀意?伊尔迷,揍敌客!”阿里斯托克斯直接把话挑明了。

“咔咔咔……”伊尔迷双手把脸上的针拔出来,然后恢复到原样,“一点都不好玩。被你拆穿了,只能杀了你了。”

然后伊尔迷用拔出的念针打向阿里斯托克斯,这个距离有五十来米,这个速度太慢了!

阿里斯托克斯闪过攻击,把念包裹在拳头上,不让肉体直接接触对方身体,眨眼之间轰向伊尔迷的头部,目标就是头部要害!

伊尔迷的速度似乎比五年前快了太多,居然能跟得上阿里斯托克斯的拳头。

伊尔迷侧身闪过,又是几根念钉攻击。

阿里斯托克斯自然早有准备,完全不在意的躲过。然后跟上去就是手刀斩向伊尔迷的脖子,实际上另一只手做虎爪一招猴子偷桃。

这并不是什么下三滥招数,而是重要攻击手段,一旦命中,对肉体的痛感就会刺激身体的神经,然后导致动作变慢,这时候乘机攻击要害,绝对是必杀!

伊尔迷出手挡住阿里斯托克斯。

可惜伊尔迷跟阿里斯托克斯一样与对手接触的时候,接触部位全部都用了念包裹。没有直接接触。

转眼之间,两人来回交手不下十招!

又进过多次碰撞,阿里斯托克斯没有直接用念触碰到伊尔迷,伊尔迷也没有用任何带念的东西碰到阿里斯托克斯。

但是伊尔迷不容乐观,多次碰撞,阿里斯托克斯的力量是碾压性的,而伊尔迷的手锥全力都无法打破阿里斯托克斯用念形成的“坚”。

伊尔迷目前伤势,小腿骨头被打断一根,肩膀关节两边骨头开裂,眼睛一只已经看不见了,口吐鲜血。

但是伊尔迷战斗力没有下降,这很可怕,原因来源于伊尔迷从小对自己身体的训练和控制能力。

“看来可以磨死他!目前用了十分钟。大概再有20分钟就可以了。”阿里斯托克斯已经确定了伊尔迷的死期。

前提是不要被伊尔迷找到任何的机会使用念能力。

“真是很亏本!”伊尔迷终于说了一句话,然后又拿出几根念钉对着自己的身体受伤部位扎下去。

居然伤势渐渐好转,阿里斯托克斯用“凝”看的很清楚,那些念针上的念正在用不可理解的速度恢复伊尔迷的伤势。

按道理说。一个人本身受了伤,一边战斗一边受伤,念的量会越来越少,但是伊尔迷的念不一样。

最开始,伊尔迷随着战斗,念的确在消耗,但是自从第一次骨头被打裂开,念气就没有减少了。现在还在慢慢恢复。

“不对!是我无意间触发了什么条件吗?这绝对是不正常的念能力!”

“或者说。这是伊尔迷的誓约!那么这么违反身体能力的念。制约又是什么?!”阿里斯托克斯觉得这场战斗可能无法快速结束了。

“谢谢你啊,我才能恢复如此!”伊尔迷说到。

“难道,他可以吸收我的力量?恢复自己?”阿里斯托克斯听到伊尔迷这么说,瞬间想到这个,“不!不可能,如果真的这样,那么要用多么惨烈的制约才可能满足这样的条件!”

“光是酷拉皮卡能够打败蜘蛛,就要用那么多誓约与制约,而伊尔迷修炼,不可能就为了对付我,或者只是为了对付我这样的力量型对手啊!”

“应该是在打乱我的心态!哼!如果我是第一次跟你打。说不定真的想华石斗郎被西索的谎言欺骗那样,失去心态,但是,我可是用了一条命对你侦查过了啊!”

“上次伊尔迷被打的如此凄惨,也没有用这个能力。说明很可能是那一次之后,再开发的,这样就能推测,一个人念总量有限。不可能开发一个全新的能力!而且上次,我应该是彻底死在了伊尔迷的面前!”

“所以,伊尔迷没有理由针对我开发能力。所以应该是用某种制约代价,让身体恢复到受伤之前。”

“如果猜测正确。那么,受伤程度应该是在第一次被我正面打中一拳那种伤害,触发了这个条件。”

“那么这样违背身体的制约。肯定相当严重!而且绝对不可能无限长时间!”

“所以!还是一个字!拖!”

阿里斯托克斯已经大概分析了伊尔迷的情况了!

同时伊尔迷也在分析阿里斯托克斯,分析这个话不多,力量强大难以想象,而且一直在分析自己的难缠的敌人。

“搞不好,这次……真的要拜托你了!西索。”伊尔迷心里很没底了,但是表现的很平淡,一脸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