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之卡金的玉

猎人之卡金的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11:44:06

最新章节: 莫老五喊着:“准备好,凯特。一,二,三。”凯特开始快速为身体存储氧气,然后莫老五疯狂的吸气。随着莫老五的呼吸,凯特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然后凯特憋住呼吸。莫老五还在不停的吸气,然后吐出二氧化碳。由于莫老五不是为了潜水而呼吸,只是单纯为了消耗氧气,所以呼吸起来毫无顾忌,这让他消耗氧气变得越来越快。比

第二十章 苦行流X祝福

9月3日,阿里斯托克斯在卡修托尔的指导下,再一次开始修行,目标是完成“燃”四大行。

“燃”四大行:

1“点”:集中精神。

2“舌”:用激发精神的语言引起念的波动。

3“炼”:综合“点”和“舌”,强化精神和意志,感受到念。

4“发”:控制念冲击精孔,完成自我打开精孔的过程。代表修行念入门。

卡修托尔将阿里捆绑起来。然后死死地绑在钢架床上。

“师傅,你也不用给我绑起来吧!”

“别说话!”卡修托尔拿出一瓶红色的液体,涂在阿里斯托克斯的眉心上。

“这是提高感觉敏锐性的药水!让你的触觉灵敏感提升十倍!”卡修托尔非常冷漠的说。

“师傅,你这也太色情了,这东西提高敏感,然后又把我捆在床架上……”

卡修托尔青筋暴跳,一拳敲在阿里斯托克斯头上,“给我闭嘴!”

“现在。我会正式给你进行苦行流派的念修行,苦行流派,就是我从我师傅那里学来的。”

“什么鬼名字?好俗!师傅,这不会是你说的那个苦行僧折磨你,然后你也不知道什么名字,然后瞎编的名字,又来折磨我吧?”

“我……阿弥陀佛……不生气……冷静……”卡修托尔泯着嘴,嘴边的伤疤扭曲着,看起来很奇怪。

“我接下来会每隔五秒钟,用冰针刺进你的眉心,直到扎到你的头骨,冰针断裂。然后我会立即化掉冰针。然后五秒钟后,在同一个孔,再扎一针,你要仔细体会这种痛苦,就可以心无杂念,集中精神在眉心的一点。”

“你要自己计数,只有我发现你自己可以条件反射在我没有扎针的时候就自动绷紧眉心,我就会延长时间,改为十秒钟,同样道理。以后会加长时间,一直到你可以一直把注意力放在眉心上。你只有两天时间,如果完不成这个阶段,就基本完不成“燃”的修炼了。我会考虑用限制器。”卡修托尔说着从手上制造出一把冰针,寒气弥漫,渐渐靠近阿里斯托克斯的脸。

“等等,师傅,我现在可不可以选择,自己修炼啊,我觉得现在我可以集中精神了!真的,不骗你,骗你是猪。”

“用心感受!”

“一袋米要抗几楼!”

不等阿里斯托克斯说完,一根冰针就已经扎进刚刚涂抹过红色液体的眉心处。

“啊!”

……

惨绝人寰的声音在这家破旧旅馆上方绵绵不绝。

……到了晚上,阿里斯托克斯没有吃过任何食物,胃里空空的,四肢麻木的,只有眉心的疼痛让阿里斯托克斯还觉得自己还活着。

“呼……”卡修托尔也在喘着气。这么精准的使用念能力,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相反,特别消耗精神。

阿里斯托克斯已经提不起一点力气说话了。就连惨叫都发不出来了,从精神和身体上,阿里斯托克斯都已经完全不想动了。

一分钟时间到了,卡修托尔再次准确的扎了一针在同一个地方。

目前,用了十三个小时进度已经到了一分钟的时间长度,还算修行正常速度。

……

9月4日凌晨,阿里斯托克斯已经失去意识了,但是卡修托尔还在准确的扎针,时间过了23个小时,间歇时间延长到了五分钟,现在就算阿里斯托克斯处于休克状态,面对每次冰针扎下去的瞬间,眉心也会突然紧绷。

9月4日夜晚,阿里斯托克斯被疼痛刺激醒了,随之而来的又是接连不断的疼痛,现在,间歇时间已经延长到了20分钟。

这接近两天时间内。卡修托尔一直在使用精准的念能力,不停的对阿里斯托克斯的眉心进行刺激,阿里斯托克斯从疼醒,到休克,已经三次了。

“现在应该可以了。”卡修托尔看着自己并没有扎针,但是阿里斯托克斯已经保持着面对疼痛的高度精神集中,终于吐了一口气,然后倒在了地上,酣然入睡。

至于阿里斯托克斯久久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眼睛却不敢睁开,只是全身心的准备迎接下一次疼痛,全身的精神都在预防钻入脑海的疼痛,以至于阿里斯托克斯全身的每一处感觉神经都在处于高度紧绷,认真的察觉到身体的每一点变化。

就这么一直持续,阿里斯托克斯早就失去了时间观念。不知道一分钟是多久,一个小时是多久,只知道疼痛会来袭,身体和精神要高度配合才能减轻疼痛。

等到卡修托尔睡醒,发现阿里斯托克斯还处于那种精神和身体紧绷的状态。微微一笑,“终于进入“点”的状态了。”

“下面要做的是,让这种紧张得到的“点”状态,消失掉,变成自我控制的“点”。”卡修托尔心中暗中盘算了一下。

“好了,阿里,睁开眼睛吧,接下来不会再扎你了。”

听到这一句,阿里斯托克斯仿佛感觉自己在做梦。

“什……么……”

阿里斯托克斯张开嘴,吐出几个音节,似乎变得不会说话了,感觉好像失去了说话的功能又再次学会说话的状态,声音在颤抖。

“唔唔唔……”

阿里斯托克斯开始疯狂的哭起来,“师傅……以后我再也不嘴碎了。师傅……我以后好好听话……唔……咳咳……”

阿里斯托克斯由于抽泣,被自己呛住了,咳嗽起来。

而且由于长时间的嘴巴紧缩,牙齿不自觉已经把嘴皮咬破,舌头也咬破了,嘴巴里面全是鲜血,一说话,血沫子往外喷。

卡修托尔看到这一幕,心里也很难受,当听到阿里斯托克斯哭着说“师傅,我再也不敢……”的时候,卡修托尔不知道只有不到五岁的阿里斯托克斯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阿里斯托克斯以后是不是会性格大变。

“你先吃点东西。让身体快速复原。”卡修托尔忍住不看阿里斯托克斯的双眼。

阿里斯托克斯的那双眼已经充满血丝,还在不断流泪,以前还没干的泪痕又被重叠在一起。

一顿饭,阿里斯托克斯一直没有说话,一句都没有,甚至连嘴巴受伤,舌头受伤,接触食物咀嚼的痛苦都没有让他发出一点声音。

“阿里,接下来,是“舌”的修行,不会那么痛苦了。”卡修托尔不忍心看阿里斯托克斯,把目光放在远处说到。

“孩子。愿你现在痛苦,也比你以后死去,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