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之卡金的玉

猎人之卡金的玉

更新时间:2021-07-21 11:44:06

最新章节: 莫老五喊着:“准备好,凯特。一,二,三。”凯特开始快速为身体存储氧气,然后莫老五疯狂的吸气。随着莫老五的呼吸,凯特只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然后凯特憋住呼吸。莫老五还在不停的吸气,然后吐出二氧化碳。由于莫老五不是为了潜水而呼吸,只是单纯为了消耗氧气,所以呼吸起来毫无顾忌,这让他消耗氧气变得越来越快。比

第一百零六章 小麦X克鲁多

阿里看着蚁王身体化作的棋子还在拼命抖动,于是走过去,一把抓住背包。然后向着女孩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我出去看看,你们自己随便聊天。”阿里说了一句,就出了病房。

水蛭跟着阿里一起过去,其他人留在病房里照顾豪猪。

水蛭最熟悉情况,于是说到:“老大,这女孩就是蚁王让我们救下来的,叫小麦的女孩。她是个瞎子。因为是普通人,我当初用医疗水蛭花了很大力气。她不能用念气,所以医疗水蛭作用很小,我用光了所有的医疗水蛭,才救活她。但是还需要更多医疗器材,所以我就带着她过来了。”

阿里点头:“嗯,做的不错,阿蛭,就凭这点。就算最后蚁王胜利,你凭这点也能保下特研会所有人的命。”

水蛭一惊:“啊?这女孩这么重要?我怎么看不出来?”

阿里捏了捏背包里的棋子,淡淡一笑:“我也没看出来。”

然后阿里斯托克斯和水蛭转过几个过道,来到了小麦的房间。

此时小麦刚刚痊愈不久,能够自由行动以后,她就觉得周围不对劲,而且四周很奇怪,既没有家乡的熟悉感,也没有听到熟悉的口音。小麦以为自己被绑架了,所以大吵大闹。

阿里刚刚一进门,看到小麦的一瞬间,情不自禁的说道:“小麦!下棋吧!”

“诶?总帅大人!”

阿里瞬间清醒,然后立刻把肩膀上的背包取下来,扔到一边。充满忌惮的看着背包。

阿里眼神一缩:“蚁王……”

水蛭一听,浑身一抖,差点站不稳,结巴说:“老老……老大,别开玩笑……”

这时小麦突然又摇摇头:“诶?怎么回事?好像又不是总帅大人?总帅大人?是你吗?”

阿里深吸一口气,嘲笑自己:“呵呵,自己吓自己,蚁王早就死了,剩下一堆棋子,能奈我何?我偏偏要看看,蚁王你有什么后手?”

“要是怨念太强,我的念兽正好可以吸收一顿。”

于是阿里再次拿起背包,打开,然后取出黑白棋子。

听到棋子碰撞的声音,小麦一下就来了精神:“诶……是军仪的声音!是总帅大人吗?果然又来找小的下棋了吗?嘿嘿……我真是一点不通世故,刚刚还在大吵大闹,真是有失礼数,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偶尔会惊慌失措,家人也很苦恼我这样子,总帅大人,请不要见怪……”

阿里听的有点烦,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好蠢啊,蚁王的口味怎么这么独特?这样的女人也喜欢?两行鼻涕虫,看着都恶心!蚁王啊蚁王,真佩服你,这方面,是我阿里斯托克斯输了,你马子真特么奇特!

阿里把棋子分好,小麦是白色的棋子,阿里这边是黑色的棋子。

阿里用手接触棋子,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情不自禁的随着棋子动起来,然后在地板上画出了很多方格子,这些方格子就是棋盘。

阿里淡淡一笑:“果然。这些棋子里面,还有蚁王的念,看来只有遇到小麦,这念能力才会发动。”

是的,阿里感觉到了,这些棋子一旦被小麦摸到,蚁王的念就散发出来了。

阿里感觉到,这些残留的念,是蚁王的,但是完全不一样!跟战斗时候完全不一样!

蚁王战斗的念,是带着无尽的杀戮无尽的暴虐!

然而,此时阿里感受到的,是光芒,温暖,就像一种温柔的气息将身体牢牢抱住,这种感觉,就像是在三月春来,阳光明媚的日子里,躺在草地上,然后被人温暖的拥抱,一起晒着太阳,呼吸着最温柔,最清新的风。

阿里愣住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回过神来的时候,阿里才发现自己居然流泪了!是的,两行眼泪从眼角缓缓滑下。

水蛭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嘴巴张的老大了,又结巴的说:“老老老大,你你你……这是什么情况?”

阿里立刻擦干净眼泪。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棋子,说:“闭嘴!你出去!我和小麦有点话说。”

水蛭立刻闭嘴,然后出门,把门关上,摇摇头:“没看出来啊?老大原来喜欢这口,咦~没想到没想到……”

阿里看着小麦,说到:“总帅大人最近忙碌起来了。国家大事太多,以后估计没时间下棋了。”

小麦很失望:“啊?这样啊……上一局还没下完呢……”

阿里捏着棋子,感受到了蚁王的念,于是接着说:“毕竟之前是总帅大人刚刚接任,所以很多空闲时间,现在正式工作了,国家大事很忙碌的!你想让总帅大人放下国家大事陪你下棋吗!”

小麦赶紧摇头,然后跪拜下来磕头:“小人不敢,不敢!这样的话,就请大人为小人给总帅大人传递一句话,以后总帅大人想下棋了,小人随时听候差遣。”

阿里看着面前跪拜的小麦,自己手里捏着棋子,眼眶中有点泪水,蚁王这家伙留下来的这棋子会影响人的心情。

阿里平淡的说道:“好了,我会传达给总帅大人的。对了,总帅大人让我送你一个礼物。”

小麦听了,先是愣住了,有点忸怩,有点开心,但是又马上磕头:“伊呀,不不不,小的怎么敢接受总帅大人的礼物呢!小人也拿不出合适的回礼……这怎么行呢,小人……小人……”

阿里看着面前一副想要礼物但是又拒绝的样子,克制住自己心里因为棋子造成的波动,说:“小麦!就是这副军仪棋!总帅大人送给你一副定制的军仪棋,你以后每天都要用它下棋,知道了吗?”

小麦一愣,摸了摸手中的棋子,好舒服的手感啊,真不愧是总帅大人定制的棋子。

但是摸着摸着,小麦双眼就开始充满泪水,鼻涕也开始流下来,随后双眼止不住的流泪。

“我……像……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不懂世故的,像我这样没用的人……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吗?”

“我……真的可以得到这副世界上最好的军仪棋吗?我……呜哇……呜呜,哇哇呜呜……”

阿里看着已经情绪失控的小麦,手中的棋子捏的紧紧的,阿里感受到了棋子上的念,阿里心里很难过。

阿里还是伸手按住小麦的头:“小麦!这是……总帅大人亲自给你做出来的……以后总帅大人会很忙,可能再也不会找你下棋了,你以后一个人好好用这副棋子下棋。知道吗?”

小麦忍着泪水,狠狠点头:“嗯……知道了……”

然后阿里放开手里的棋子,起身,转头离开。

阿里看了看手掌,回忆了一下棋子里面的感情。

阿里喃喃道:“是啊……它再也不会陪你下棋了,但是也永远陪着你。小麦……它,出生以来,最美好的记忆,就是你了。”

然后阿里平息了心情,擦了一下眼眶,然后忘记了蚁王的情感,毕竟阿里不是蚁王。

阿里打开门。看着正在偷听的水蛭,气急败坏一脚踢在水蛭屁股上:“他么的!还偷听!叫你偷听!”

“别!别!老大我错了!我真错了!”

“滚回去养水蛭!”

……

就在此时,阿里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称呼!

“教……教父……老大!我我……”

阿里一回头。

看到一个鸟人?